深山中的修道院

深山中的修道院

        我在這荒野行了差不多一星期了。我儲了一筆錢到東歐流浪旅行,最後來到了這個與世隔絕的地方。不幸的是,我迷路了,四處找尋也找不到下山之路。這一夜,我遙遙看到燈火,我便立即連跑帶跳走過去,來到後,便發現現是一間修道院。

  我敲一敲門,出來應門的赫然是一個貌美如花的修女。我解釋了情況後,她欣然答應讓我借宿一宵。入屋之後,我才發現這裡住著三個與世隔絕的修女。較年長的叫施露,頭戴一項修女帽,有著一把長長的啡色頭髮。另一個叫伊莎貝拉,金髮,束著長長的馬尾辮子。而較年幼的一個叫伊莉沙伯,留一頭淺紅色的及肩短髮,給人很爽朗的印象。

  原來她們是被已亡故的老修女所收養的孤兒,一直在這深山中長大,與世隔絕,從未接觸過外界,這也是第一次看見外來的男性。她們熱烈招呼我,給我吃不少食物和原本用來獻祭的美酒,並給我一間舒服的睡房休息。

  這時,我發現她們三人都是大美人,而且身材被寬大的修女袍蓋住,煞是可惜。但我突然想起她們從未與外界的接觸,是三個不知男人為何物的處女,我這時開始立起淫念來   「咳咳!三位,其實我有些事情是瞞騙著你們的」我說。

  「啊?!」三人齊呼。

  「其實,我並非單純是外來的人,其實,我已是一個修正了正果,獲得神賜予的教士」

  「啊?神賜予的教士?」

  「對!」我立刻鬆開了腰帶,拉開褲頭,掏出那話兒來。『原來她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呢呵呵』心想。

  「這是什麼?我們都沒有這樣的東西的呢」施露說。

  「對了。這就是某一天,神聆聽了我祈禱後賜予我的聖物!」我得寸進尺的胡扯。  「嘩~~神跡啊~~」伊莎貝拉說。說著便祈起禱來。

  「神要我先以求助者的身份來測試你們的善心和誠心,才決定是否用『聖棒』來賜福給你們呢!」我繼續扯道:「唔你們誠心堅定,又肯幫忙人,合格了!」

  「嘩∼太好了!」三人齊呼。

  施露說:「那麼要怎樣賜福呢?」

  我見淫計得逞,便大膽的道:「唔,要用這『聖棒』分別在你們三個地方,撒上『神聖的白液』才算,而且要連續好幾天呢!」

  「啊?那麼是哪三處地方?」伊莎貝拉問。

  「那就是你們的口,屁股,和胯下的小洞。」

  「胯下的小洞?」

  「對!但不知道你們有沒有呢?快揭起下裳讓我看清楚!」

  她們高高興興的掀起裙子,讓我鑑賞她們的玉洞。我用手指玩弄著她們的「花蕊」,蜜汁開始漸漸地流出來。

  「呀~~~~」伊莎貝拉忍不住叫了出來。

  「看,這就是證據了,妳們是不是有點飄飄欲仙,接近天國的快意?」

  「是啊~~」施露道。

  「但這裡是小便的地方很汙濁的」伊莎貝拉道。

  「對啊,現在就是要『潔淨』她嘛∼」我說。

  「原來如此∼∼」三人齊道。

  這時我坐在餐桌上,脫去了內褲。我對她們說:「來試試用手摸吧。」三人便用玉手輕輕撫摸我的小弟,這刺激便令它突然充血勃起,把三人嚇了一跳。

  「放飘花电影网app心吧!你們的聖潔,從手中傳到了那裡,才會如此突然跳動的啊。這東西是要妳們將誠心貯在這裡才會變大的啊。這樣才會有效果。」我繼續胡扯一通。

  「原來如此∼」

  「來輪流摸摸變大了的它吧。」

  施露首先一摸,道:「嘩!很熱啊!像發燒般熱啊!」

  再來的伊莎貝拉,她摸了後道:「啊!還很大啊!像幾根綁在一起的洋燭般粗大啊!」  最後是羞澀的伊莉沙伯,她摸了又摸,道:「還很硬啊!很像柴枝!」

  「來,試試用咀吻它,用舌頭舐它!」

  她們輪流輕吻著我的話兒,然後一邊用手輕撫,一邊用舌尖舐著整根肉棒,像吃棒棒糖般由上至下,由下至上地舐。三股不同的感受同時刺激著肉棒,令我漸漸失控,終於一道白光從肉攀的頂端噴出,飛濺在三美人的可愛臉蛋上!

  「啊!白液出來了!但沒濺對地方啊!」伊莎貝拉道。

  「呀呀!是這樣的,塗這些白液在臉上是儀式的開端啊!」我慌忙解釋。

  「原來如此∼那麼我們繼續吧!」

  我此時道:「妳們先去淋浴,然後換上乾淨的新袍子,再到我的房間吧!」 好眼睏 房中,我已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,等待著三人的侍候。

  這時,她們三人排著隊進來,我吩咐她們在床邊站好,然後像皇帝選妃子般,道:「唔誰先上好呢?」

  伊莉沙伯便道:「我先吧!」

  伊莉沙伯是三人中年紀最小的一個,大約19至20歲吧。圓圓的臉蛋配上淺紅色的短髮,可愛極了!我吩咐她打開衣襟,一對白淨的乳房便展露出來。我全在床邊,叫她跪下,然後道:「開始吧!」

  她先用雙手輕輕撫摸著我的「聖物」,然後把白晢又滑溜的臉蛋輕擦著我的熱棒,靈巧的小舌頭配合手的撫摸,輕舐著頂端。

  我點頭示意後,她張開了小巧得可愛的櫻桃小咀,包含著我的分身。舌尖配合吸吮的動作,刺激著肉棒,濕潤的感覺,加上前後的進出,令我仿如進入了人間仙境。我怕太早「走火」,我便將分身掏回出來,口水連著分身,拉出一條幼幼的水線。

  想不到一個未經人道的小妮子,她的口技竟是如此精湛。我指導著笨手笨腳的她,將我的火棒放在白淨而豐滿的雙峰間。雙手從左到右,從下而上地輕揉著雙峰。這雙乳房既溫暖又柔軟,壓力四方八面的刺激著肉棒,漸漸地,忍耐的水平接近臨界點了

  「伊莉沙伯,!要射了!張開口!」我喊道。

  伊莉沙伯驄到後再次張開了小咀,一口便含著肉棒的頂端。我按著她的頭,狂她的口中快速進出,分身直插到她的喉頭,精液亦立即射出來,滿滿灌到她的口中。

  伊莉沙伯將濃淍的白液吞了下去,然後說了一句”「阿門」便退下了。

  再上的,是大姊施露。她穿得特別密實,我一手扯破了她的修女袍,然後道:「來,令它再變大吧!」說著,便拉她的手到我那話兒。

  施露用玉手輕撫,然後學伊莉沙伯用舌尖來舐。很快,它又回復雄糾糾的神勇了。我拉施露跪下,爬上床伏下雙手伸前,跪起雙膝,高舉玉臀。施露的臉埋在床單裡,挺著玉臀,擺出一個相當猥褻誘人的姿勢。

  「我要去囉,施露」

  我的長槍在比花瓣更緊密的仙洞前停下來,對施露道:「施露,你自己用手翻開,讓我易進一點,可以嗎?」

  「唔」施露繼續把面埋在床單裡,然後雙手反手到玉臀,用手指替我翻開肛門。我仗立刻對準

  「呀~~~~~~~~~~~~~~~~~」

  一插!施露被如此一進去,頓時痛不欲生,大聲喊叫了出來。我安慰道:「放心,一會兒便不痛的了,然後便開始有進天國的感覺啊!」

  施露忍耐著點點頭,將面埋在床單,用口咬著不放,而我的長槍則在這比私處更緊密的仙洞前後抽動。

  很快,施露便開始有快感了,改口道:「啊!啊!再用力一點!要再用力一點!」  乾燥、緊迫、狹窄的仙洞,刺激著肉棒每一個細胞。刺激和征服感直刺腦袋,使我更有快感。腰際傳來一傳震動,白液直向前進發

  「啊!射我要射了,施露!」長檐微微一震,噴出了大量白色液體,灌進了施露的屁眼中。

  「呼」我拔出了長槍,施露從快感失神中逐漸清醒,然後道:「阿門。」便又退開了。

  「最後一個了」

  伊莎貝拉行了一個禮後,便坐在床邊。我翻開了她的裙子,讓她的臀部向著我,她則面對著我的「聖物」。我倆採取69體位,她含著長槍,我則舐著伊莎貝拉的花唇。  伊莎貝拉拚命擺笮頸子服務,秀髮隨著頭部上下飄動。我則以舌尖逗弄著陰核,搔著花唇,接著徐徐深入仙境,花瓣漸漸濕熱。

  「啊~~~~~~~~」

  伊莎貝拉按捺不住,小咀不禁抽離肉棒,羞澀地瞇起雙眼,氣息紊亂的低語著:  「啊討厭~~人家受不了了」玉體輕顫。

  「伊莎貝拉,來,妳從上面進去。」  伊莎貝拉點頭,然後跨坐在我身上。伊莎貝拉腰部緩緩下沈,我抓著肉棒導入伊莎貝拉窄小的花瓣,內裡已經濕成一片。

  進去了!  「啊、啊」伊芽貝拉發出嬌喘。

  「扭腰。」伊莎貝拉按照我的指示,開始扭動著惹人憐愛的幼小腰枝,長槍在未經開發的玉洞中進出。一股前所未有,從未經歷過的快感貫穿了伊莎貝拉全身。

  「啊啊!」

  我撫摸著如同剛出爐的果汁軟糖一般的豐臀,也開始配合擺動腰部。伊莎貝拉玉體輕顫,睜大杏眼,長及腰背的金髮貼在臉頰。花蜜不斷滲出,沾濕了不斷進出的長槍。

  「啊啊~~啊啊~~~~~~~」

  伊莎貝拉香汗淋漓,在我眼前的雪白雙峰前搖擺著,汗水由乳尖滴下,落在我的臉上。她雙手撐在床上,腰向後拉,二人的私處緊密結合,插著長槍的腿間整個一覽無遺。我開始加速擺動腰部,伊莎貝拉也跟隨拍子劇烈運動。

  「啊啊~~啊啊~~~~~~~好棒!!!」

  伊莎貝拉得到了一生從未感受過的快感,道:「呀~~~~我快~~快到天國了~~~~~~」 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~~~~~~~」

  肉棒粗暴地攪動花瓣,直直插進水簾洞的深深處,美麗聖潔的修女也迎接了高潮。  「我們一齊到天國去~~~~~~~~!」

  白箭並未因今天多番「努力」而減弱,濃淍的白液湧向玉洞的深處,肉棒不斷顫動,一直享受著餘韻

歡迎到我的主題列看看唷

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!

感動!我哭哭!但不代表我娘炮~~~~~

推!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

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

路過看看。。。推一下。。。

路過看看。。。推一下。。。

路過看看。。。推一下。。。

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

太刺激啦

根本角色扮演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