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夜 四个人的激情之夜

能走到今天的这个样子,全是偶然。没有设计,没有策划,就这样自然而然 地发生了。不记得是多久以前了(大概是一年前左右吧) 

那一段时间,我曾一度沉迷于网络聊天。在时间的积累中,我遇到许多聊得 来的女性网友。其中就一位是自己早年认识的女孩,但原来并未有交往。在网上 碰到之后,发现真的是女大十八变,几年下来,竟脱落成一位亭亭玉立的美女。 聊的过程中,我们相见恨晚,互吐真情。但这一切都是在妻不知觉的情况下进行 的。直到有一天,我看到妻睡了,又忍不住跟那位聊天起来。哪知,妻早先已查 觉我神情的不对,故意装着睡着了,在我们聊得正起劲,称哥道妹、甜言蜜语的 时候,妻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身后一字不漏地看到了。妻很生气。我满脸通红, 无语以答。 

经过几分钟的僵持后,我开始解释:现在上网都聊天都这样啦,哥啊妹啊什 么的,不要当真,就当丰富一下生活。何况现在的男人,有几个正经的?有的包 情妇,有的去嫖妓。我不过在网上过过干瘾罢了。我一不包,二不嫖,三不打牌, 四不喝酒,五不抽烟。进门在家里,出门在单位。像我这样的男人哪里还有啊! 妻听完,好像觉得在理,不作声了。我又继续说,其实,我就这一点爱好,你可 不可以让我保留下来啊?妻笑了,就你可怜,好像我在压迫你似的。好了,你们 不要聊出问题就行了。 

我心里暗喜。继续穷追不舍:要不你也学学聊天,真的很有意思的。说不定 还能找到以前春心萌动的感觉呢。妻将信将疑:我才不信呢?我说:我给你申请 个QQ号,你试试不就知道了。妻说,算了,以后再说吧。 

但从那以后,每次我聊天时,妻就会有意无意地凑过来。我也不避她,什么 情话,淫话,照聊不误。妻子也不再说我。常在河边站,那能不湿鞋。终于有一 天,妻子说,你给我也弄个号吧。我没事的时候可能打发一下时间。我欣然答应 了。我马上申请了一个号,还取了一个特别含义的网名:伊心伊意。给她加了许 多男性网友……(前缀太长,以后再补) 

2008年六一儿童节的前一天,我们坐上了去H市的火车。心情很平静。 因为事先商量好了,只是一起玩玩,做一些调节气氛的性游戏,暂不交换。所以 心里也比较坦然。但妻子看起来,似乎兴奋有加,掩不住的喜悦。我问妻子:现 在心情怎么样?妻装着没事的样子:没什么啊?我故意试探:想不想换?妻做出 不以为然的样子:你就知道人家会同意啊!一点也不难看出,妻的心思很明了, 她一定很渴望有这么种特殊的经历。 

火车很快,没多长时间就到了H市。在出站口,我给L打了个电话,说我们 到了。没想到他们已经在火车站等了。不到两分钟,我和妻看到对面走过来一对 男女,一眼就认出来了是他们。跟在视频上看到的没什么大的差别。L一幅眼镜, 跟我差不多高,不壮,也不显得瘦。Q看起来比L稍高,显得高挑,身材苗条。 走近了。L看了下我,然后仔细打量着妻子说,嫂子保养这么好啊,二十八岁看 起来像十八岁。我说,弟媳也保持得好啊。然后互相握手寒喧,倒也不显得尴尬。 

L很主动,说:房间已经订好了。考虑到你们今晚就要返回,所以就在车站 附近。看得出,L是个处事周到的人。接着的事情就是共进晚餐了。L和Q带我 们去了一家他们常去的餐馆。刚点好菜,Q的电话响了。一听,原来是他们儿子 打来的。好像是是缠着要妈妈回去陪。无奈,L只好去接儿子来。留下我们三个, 回为是第一次,大家都比较拘谨,聊着一些养儿育女的话题,等着L带着小孩的 到来。 

大约十多分的样子。两个人就到了。然后就是吃饭,哄小孩,聊一些无关紧 要的事。由于时间的关系,晚饭吃得比较随便。饭后,L说,你们先去房间吧, 爱人先带小孩回家哄睡了,再过来。于是我跟LP先来到宾馆。一个普通的双人 房间,较为窄小。但还过得去。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会,洗了一下之后,跟妻子商 量还是出去走走吧,顺便买点什么吃的。 

下楼便是车站广场。因为是晚上,人不是很多。逛了不久,电话响了,这一 次是Q打来的,问我们在不在房间,说是马上过来。接完电话,激动兴奋的心情 油然而起,这么久期盼的事情马上就要实现了,我转过头看看妻,妻也用一种别 样的表情看着我,我们相视而笑。 

我们不停步地回到宾馆。等了一会儿,他们就到了。我问,小孩睡了?当然, 没睡肯定走不开的。L说。看得出,为了这个事,他们(尤其是L)确实辛苦不 少。我说,要不要先洗个澡?L和Q同意了。由于彼此还不太放得开,不可能交 换洗浴。他们夫妻一起进去洗了。十多分钟后才出来。他们说,你们也去洗吧, 我说我洗过了,就叫妻单独去洗。我们三个看着电视。貌似看得认真,心里却不 住地澎湃。巴不得妻子赶快洗完,盼着幸福的时刻马上来临。 

二十分钟的样子,妻子终于洗好出来。妻本来是做了头发来的,出来一看却 洗掉了。我有点不乐:弄得好好的,为什么洗掉?LP没说什么,L见机马上说, 这样还好点,看起来更性感了。LP笑了。L很直接,拿来扑克,说,我们开始 吧。接下就是我们四人开心的性游戏。分男女两方,哪方输一次,就脱一件衣服。 脱光了,再听从胜者的要求去做,L说,都不许耍赖。LP和Q都没有反对。老 婆说,谁手机app软件下载安装l怕谁啊,谁输还不一定呢。 

游戏开始。四个人一起坐在一张床上,用一幅牌玩13张(抽掉了大小王)。 老婆虽然玩过斗地主,但这个还不是很熟练。开局第一轮,LP和Q便输掉了。 我们两个男人很得意,说,脱吧!谁知两位夫人却不干,说,这次不算,先试两 盘再说。说真的,在这种谁都没有经历的情况下,谁都会难为情的,何况两位夫 人都是贤妻良母型的。不能硬来。L和我交换了眼色,答二战穿越小说经典作品应了。试玩的第二盘, 还是夫人们输掉。第三盘正式开始。我说,从这次开始,谁输都不许再讲价钱了。 夫人们欣然同意。 

谁知我和L手气真好,配合得也很默契。第三轮照样我们获胜。终于要见真 格的了。还是老婆爽快,说:脱就脱,有什么了不起的?就二话不说,双手一抡, 上衣就脱下来了。两只被胸罩裹着的坚挺的RF在四人众目睽睽下,显山露水了。 L虽然架着眼镜,但不难看出,他的好奇的、色色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住了,嘴 角撇过一丝微笑。既然作嫂子已经带了个好头,Q虽然显得极不好意思,但还是 扭扭捏捏地脱下了她的上衣。我当然不能错过好风景,却又不能显得太放肆,趁 她不注意的时候,偷偷瞥上几眼。说实话,明显感觉到她的RF没有LP的丰满 坚挺。虽然这样,但她身体的诱惑力对我所引发的好奇心没有丝毫减少。 

接着的一轮,还是夫人不敌我们两个“高知商”的男人。我以为这下能见到 RF的真面目了。可想不到的是,这次遭殃的是裹着夫人们修长大腿的牛仔裤, 而且这一过程是在被子里面完成的。没有达到目的,接着再来。可好运并不总是 伴着我们这对色夫。接下来连续的两轮就把我们的上衣和长裤“瓦解”了。Q嘻 嘻一笑:想不到两位都是红内裤呢。一看,果真如此,两只鲜红的内裤呈现在两 位美女面前。我和L哈哈一笑:这是心灵相通啊。 

游戏继续进行。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卸下夫人的最后两件装备。所以我和L打 得非常小心。不出所料,我们终于夺取了夫人们“山峰高地”的控制权,让她们 乖乖地解下了上面的屏障。可事情并没我们期待的那么美好。在她们脱下XZ的 同时,两只腿牢牢地为RF筑成了再次的防线。还对我们抛出得意的微笑。一对 得意的女人,两个沮丧的男人! 

就不信你们不会投降!战斗继续进行。但事情更糟糕了,男士们节节败退, 先是最后的阵地(内裤)的失守,然后是连续的体力惩罚:俯卧撑、青蛙跳、弹 脑门,掐乳尖,我们可算是受尽折磨。男子汉大丈夫,怎能轻意就范于两个丫头? 我们坚强不屈,屡败屡战。 

最后的结果,各位当然可想而知。我们用智慧和毅力摧垮了“敌人”的最后 一座堡垒。虽然曾让她们得逞藏在被子里面完成缴械,但最后一胜还是让她们无 路可逃。 

看着夫人们一丝不挂的胴体和羞涩的神情,我们的成就感涌然而起。当然这 不是我们最后的目的。我们不能把夫人们只当成战利品欣赏一下而已。我们追求 的是共同的更多的快乐和完美的幸福。 

所以后面的活动,比前面要显得更轻松随意自然,而且更刺激。(继续玩十 三张) 

L提了一个很好的创意。夫人们输了,就给她们分别用XZ蒙上眼睛,由我 和L分别舔同一个人的左、右的RF,要猜到是谁在舔哪一边,就行。否则就一 直舔下去。 

做为嫂子的LP,起到了表率作用。在她羞羞答答地把自己丰满而坚挺的R F完全暴露无遗的时候,我相信也是L心潮澎湃的时刻。我们的舌尖温柔地落在 LP乳尖的时候,感觉到妻子身子微微一颤,或许是激动,或许是紧张。L像一 只久未闻腥的馋猫,幸福地享受着LP的RF的仙味。这时我看见他的老二已经 不听使唤了,顺理成章地昂首挺胸了。但持续时间很短,因为LP很快就猜中谁 是谁了。 

于是两只腥猫把目标转向了Q。虽然Q的RF算不上很美,但我心里的血液, 还是比往常沸腾。当Q把文胸罩住眼的时候,我就领着L毫不客气地下“嘴”了。 

Q看起来比LP含蓄,除了掠过一丝羞涩之外,没有什么很夸张的表情。但 也不敢说她不像表面平静的大海,深处却汹涌澎湃呢。终究这样被丈夫以外的男 人抚慰,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呀。 

游戏进入到实质性阶段。心情急切的L已经没有心思再用玩牌来实现目标了。 L说:算了吧,不玩牌了,我们交换舔舔吧。他的意思我明白,他想进攻最令人 神往的地方了。 

游戏进入到实质性阶段。心情急切的L已经没有心思再用玩牌来实现目标了。 L说:算了吧,不玩牌了,我们交换舔舔吧。他的意思我明白,他想进攻最令人 神往的地方了。 

其实这是我们四人既定的最终游戏目的。可夫人们还是抛不开中国传统女性 的腼腆和矜持,脸上都露出难为情的神色。可L已经顾不得这些了。他移身过去, 一手拥过LP,揽在怀里,瞬间,他的嘴唇已贴在LP嘴唇之上了。LP微微闭 上双眼,被L拥吻着慢慢躺了下去。 

我也紧跟步伐,我无心在嘴唇上多恋战,我迫不急待的双手轻轻掰开Q的双 腿,她的“仙处”一下子就映我的眼帘。颜色比较鲜嫩,小巧精致,没有冗余和 夸张。面对这些,我的情绪却并没有冲到顶点,因我的心思和目光总朝着旁边的 LP那边飘荡。我转过头去,发现L的嘴唇离开了原始位置,经过颌、颈、肩、 胸、腹,已经游荡到了LP的“深谷”地带。看不到L的舌头在做什么,却能看 到他的整个头在LP的胯间不停地晃动,并不断发出“滋滋”的声音。LP也似 乎无力睁开眼睛,只能扭动着身躯,牙齿紧咬下唇,并不断从鼻子里发出哼哼 “的呻咽。 

看到自己的妻子第一次被另外一个男人如此享受,此时复杂的心情难以言表。 我不知道妻子此刻在想什么,或许她也同样不知道我在想什么。只有一个感觉我 清晰记得,那就是我的“小弟弟”这时已是精神抖擞了。我明白现在能做的只有 一件事:彼此与对方的爱人尽情营造快乐吧! 

我不能只做观众,也不能把一旁的Q冷落。我伸出食指,直逼Q的X处。不 探不知道,一探吓一跳!Q的那个地方可谓是“满城尽是自流水”,一碰上去, Q的呻咽声就不绝于耳。灾情如此紧急,我不马上投入实质性的行动是不行的了。 我把平时对付LP的招数全部用上,在Q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。舌头是最辛苦的 主角,嘴唇和双手是不可缺少的配角。我们两男的这些器官,在对方的妻子的身 体各部位,进行着零距离的接触。 

在我的嘴唇吻着Q的嘴唇时,我那挺拔的武器已经在Q的门户徘徊。我能看 得到Q享受的表情,也更能听得到妻子放荡的叫声。此刻,我的心更乱了。我的 热情更热烈了。一个念头在我脑海闪现:冲进去!但我还是控制住了。我不能! 因为我们有言在先:做什么都可以,但一定不要换。 

诚信是最重要的了。如果我自作主张,擅闯“私宅”,说不好会弄出麻烦。 但这样玩得时间越长,我那个念头就越强烈。看到妻子现在的表现,想起出发时 妻子的暗示的话语和渴望的神情,还我那愈来愈胀得难受的老二,我的呼吸急促 起来。我管不了这么多了。我朝旁边玩兴正酣的L说:我们换了吧!其实这应该 是正中L的下怀,他马上用眼神告诉我,嫂子同意就行!此时的LP正闭着双眼 沉浸在前所未有的快乐之中。我无心打断她的美妙时光,还是等下再说吧…… 


上一篇:美女的苦楚